财富专线:400-10-95558
专题研讨
姚海星:信托公司要坚持走在金融创新前沿

 姚海星 中国信托业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

  记者:首先,《信托法》实施10年,您认为为信托业带来的最深刻的变化是什么?

  姚海星:从宏观上看,《信托法》的实施使信托业实现了规范发展、开放式发展和跨越式发展。

  首先,《信托法》作为基本法,设立的目的就是要规范信托行为,促进行业发展。围绕《信托法》,银监会陆续出台了《两规》、《新两规》等一系列管理规定和管理办法,为信托公司的规范发展奠定了制度基础。十年来,经过信托从业人员的不懈努力,信托公司摆脱了“发展-整顿-再发展-再整顿”的怪圈,实现了信托公司的合规发展。

  其次,是信托业的开放式发展。在股权结构上,多数信托公司都引入了新的股东,这些股东中有大型国有企业,有银行、证券、保险公司,也包括有影响力的外资银行。这些战略投资者的引入不仅使信托公司能够利用股东资源和优势开展业务,也优化和完善了信托公司的治理结构。与此同时,信托公司在开展业务方式上也更加开放,利用信托关系和信托财产特质,不仅扩大了和银行、保险、证券业的合作,也扩大了和实体经济的合作,在我国的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上都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第三,是信托业实现了跨越式发展,这同时也是信托公司合规发展和开放式发展的必然结果。信托公司重新登记以后,2004年的信托资产规模还只有2102亿元,以后每年一个台阶,2007年达到9621亿元;2008年跨过1万亿元大关,2009年超过2万亿元,到2011年信托资产已经跨过3万亿元。6年来,信托资产增加15倍。2010年,信托公司营业收入已达283亿元,其中利息收入29.8亿元,利润总额达158.8亿元,行业人均利润高达212万元,在金融行业中处于较高水平。

  从微观上看,在“一法两规”,特别是“新两规”的指引下,信托公司努力改变传统业务模式,实施业务转型,在产品的设计上很好地运用了信托理念和信托制度,初步形成了证券投资、股权投资、信托贷款、准资产证券化、信托资金租赁、企业年金信托等信托业务。这些产品不仅为信托公司带来很好的收益,更为合作机构所接受和采纳。从信托产品的设计中可以看出,信托公司正在从对信托资产的被动管理向主动管理过渡。经过10年的规范发展和变革,现在信托公司可以自豪地说,他们能为投资人提供金融服务,而且已经正式成为了理财市场的参与者和提供商。

  记者:从1979年第一家信托公司成立到今天,信托公司的发展已经走过了31年的历程。可以说,您是这一过程的亲历者。您怎样评价创新在信托公司整个发展历程中所起的作用?

  姚海星:实际上,信托公司在31年的发展过程中一直处于我国金融创新的前沿,对促进我国改革开放和金融事业的发展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1979年10月,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成立,成为新中国成立后恢复的第一家信托公司,其设立目的就是在银行之外开拓引进外资和国内融资的渠道。当时,中信公司通过在海外市场发行债券和借款的方式,为国内经济建设筹集资金,这些资金主要用于引进先进设备和国家重点项目的建设;中信公司还通过在国内融资为来华的外资企业和中外合资企业解决配套人民币问题。应该说,当时设立信托公司,以及信托公司当时的融资方式都是金融体制的改革和金融业务的创新。直到现在,信托公司也一直处在金融体制改革和业务创新的前沿。

  信托制度的特点决定信托行业与实体经济联系紧密。随着经济的发展,信托公司设计的创新信托产品所涉及的领域不断扩大:从房地产、能源、基础设施、医疗卫生到农业和文化产业,甚至艺术品和贵金属。信托资金投向覆盖了资本市场、货币市场、实体经济和文化教育领域,促进了我国实体经济的发展。可以说,信托公司的这种业务创新发挥了金融试验田的作用。信托公司为适应市场需要设计出的信托产品也为合格投资人提供了灵活多样的信托理财服务。信托公司也在这个过程中实现了自身的跨越式发展。

  记者:从2000亿元到3万亿元,从数据上看信托业已经实现了跨越发展,但目前业界还是在不断讨论信托主营业务是什么的问题。那么您认为信托公司目前找没找到长远的发展赢利模式?信托公司的主营业务又应该是什么?

  姚海星:《信托法》的出台,为信托公司奠定了发展的制度基础,使得信托业的发展更加贴近市场,更加具有生命力。10年来,信托公司在快速稳健发展中不断优化业务结构,信托业务从单纯融资向综合性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业务转型,从非主动管理向主动管理转型,推出了涉及农牧业产品生产、能源资源开发、民生工程建设、房地产开发、文化艺术、金融公开市场等多领域的有影响力的信托产品。这些产品有效地把社会资金调动到主流经济建设中。从这个角度看,我认为,信托公司找到了自己的主营业务,找到了自己的业务模式和盈利模式。当然这些为适应市场需求而设计的业务模式和盈利模式,有些是可以复制、批量生产的;有些则是个性化的;有些甚至还需要进一步完善升级。但总体来看,绝大多数都是符合信托制度和信托法的。

  记者:您怎样总结《信托法》实施10年来信托业发展的经验和教训?您怎样看待信托业的未来?

  姚海星:应该讲,最近10年经验多于教训。这10年对信托公司来说可谓不平静,遇到了国内数次经济政策调整和国际金融危机,但无论有多大困难,信托公司都坚持走合规发展的道路,坚持改革创新。应该说这是10年最大的经验,也是信托业快速发展的原因。

  另外一条经验是,银监会的工作对信托业的合规、快速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我认为,银监会10年来围绕《信托法》出台的一系列管理规定和管理办法,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信托法》配套法规的缺失。银监会对信托公司不仅监管,还对业务进行引导,应该说这在银监会的监督管理职能上也是一种创新。

  总之,我看好信托业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