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专线:400-10-95558
专题研讨
袁东生:信托业要开辟自己的专属业务领域

 袁东生 山西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袁东生,1994年4月至2002年3月任山西省信托投资公司副总经理;2002年3月至2007年1月任山西省国信投资(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山西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2007年2月至今任山西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正是因为这种伴随了信托从辉煌到衰落再到辉煌的工作经历,他成为“《信托法》十年十人谈”选定的采访对象。

  记者:您进入信托行业至今已近二十年了,在信托行业也应该说是属于元老级人物了。在进入信托行业前您在党委部门做组织人事工作,当时您是怎样看待信托这个行业的?

  袁东生:我是1994年初从山西省委组织部门到山西信托公司任副总经理的,2002年公司重新登记改制后,也就是《信托法》颁布后任总经理,2007年新两规实施后任董事长至今。从公司走过的路来看,分三个阶段,走的是由银行同质业务到主要为政府部门理财,再到以高端客户为主的多领域投资理财的路子。正如您所讲,从组织部门到经济领域,又到金融行业,这个跨度是很大的。来信托公司前,和大多数人一样,对信托公司是干什么的知之甚少。当时只知道信托公司是地方政府的“银行”,可以代表政府职能部门发放贷款,也可以给政府主导的项目吸纳和融通资金。

  记者:您进入信托行业的时候,正是公司清理整顿最严历的时候,也是信托法开始酝酿起草的时候。从业者的角度,您当时最希望看到《信托法》为信托行业带来什么?有哪些最后没有看到?《信托法》颁布十年后,您对当时所期待看到的《信托法》给行业带来的影响怎么理解?

  袁东生:《信托法》出台前夕,信托业正面临第五次清理整顿,面临着证券业务从信托公司剥离出去。从国家制定法律的角度讲,是为了确立信托业的法律框架,改变信托业当时混业经营的状况,改变信托公司准证券、准银行的运行模式,将信托公司转变为“受人之托、代人理财”、发挥资产管理和中长期融资功能的非银行金融机构。信托从业者当然希望《信托法》成为信托公司从事业务的依据,成为信托业的保护神,从此避免陷入多年来“发展—违规—整顿”的怪圈。实践也证明,《信托法》确实给信托业带来了生机和活力,10年时间,信托管理资产就实现了从零到3万亿元的跨越,特别是金融危机之后,对经济建设的贡献成绩功不可没,转身不可谓不华丽。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进一步的实践,人们认识到《信托法》提供的是信托原理的法律化,“受人之托、代人理财”,“资产管理”是一种宽泛的定义,信托公司并不享有信托业务专营权。银行的存贷款业务,证券的经纪业务,保险的寿险、财险业务,都是受人之托,受托理财,只不过是他们有自己相应的专属业务领域,而信托公司则没有相应的专属业务领域,所以很容易闯入别人的业务区域,很容易打擦边球,很容易成为“工具”、“平台”、“通道”,导致做什么业务都面临随时被风险“提示”或者“叫停”的尴尬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