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专线:400-10-95558
信托漫谈
家族信托应在定制上下工夫

  伴随高净值人群规模不断扩大,财富管理市场蓬勃发展。信托作为财富管理与资产配置的重要工具逐渐受到青睐,其中家族信托尤受关注。2013年以来,包括中信信托、平安信托、外贸信托、中融信托等信托公司以及招商银行、诺亚财富等银行、第三方理财公司均纷纷推出家族信托服务。什么是真正的家族信托和财富管理?家族信托设立时需要注意哪些问题?又该如何去看待信托风险?记者就上述问题采访了中信信托副总经理涂一锴。

  记者:家族信托在中国经历了短短3年的发展,您觉得目前机构和客户还存在着哪些理解偏差?

  涂一锴:实际上,国内的家族信托都是从金融机构开始推动发展的,因此最早的业务雏形,都是发于客户的投资理财,许多客户也是从投资理财方面才延伸出来对事务性信托的需求,但是我们需要传导的一个理念是,家族信托虽然有保值增值的投资性功能,但重点还是应该放在事务性管理上。

  在起步阶段,个别机构、客户对家族信托或许还会有一些理念偏差。平常我们跟一些机构或者客户交流的时候,很多还是会问我们家族信托的收益率,实际上隔离保护和传承功能才是家族信托的核心功能。而且,信托内的资产是要在一段很长的时间内,对其所关照的对象有一定的资金安排,首先要保证的是资产的安全,不应该把收益率作为首要的目标来考虑。

  记者:现在很多机构都在向客户推荐家族信托产品,但其中不乏一些伪家族信托,客户应该如何去判断和选择?

  涂一锴:从我们提供的业务模式来看,家族信托最容易跟全权委托理财混淆,如何区分呢?只有一个标准,到底信托做的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投资的事情,还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事务性服务的事情,另外,一般的家族信托期限都是10年以上,如果期限很短,而且只是简单的“不可撤销”加上“他益安排”设计。期限一到,就进行简单的信托利益分配的话,也许还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家族信托。

  市场上形形色色的机构都在做家族信托,选择的时候还是针对客户自己的诉求,最核心的一点是,家族信托设立之后要对家族资产做长期的管理,所以机构的市场声誉长久发展的预期很重要,否则家族财富的保护和传承将沦为空谈,而且也不能满足客户的单一诉求,忽略了整体财富管理的重要性。所以要深度发掘客户对家族资产保护的更深层次的需求,有什么样的意愿,信托合同上就应该有怎样的“规定动作”,这个在市场传导上还是比较缺乏的。

  记者:与离岸信托相比,中国本土的家族信托起步较晚,设立的时候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涂一锴:家族信托设立的合规合法性很重要,装入的必须是属于个人合理、合规、合法的资产,在客户设立家族信托之前,会有一套很详细的调查问卷,保证这方面没有法律瑕疵,这一点,即便是境外的离岸信托也是同样的要求。

  家族信托设立的主要目的是财产隔离,这个隔离是彻底的、不可逆的,这也就意味着,委托人一旦设立家族信托,就不能进行撤销,拿回信托财产,只能通过家族信托的分配机制来享有受益权;但并不意味着委托人失去了对这部分资产的控制权,他在期间可以追加资产,可以改变分配的期限和分配的方式,只是调整和干预有一个度的问题。

  另外,在家族信托设立之后,其利益安排在家族内部也应该有策略性的信息公开。

  记者:当前市场上很多财富管理机构,有银行、信托、基金等金融机构,也有第三方财富管理、家族办公室等非金融机构,这是否进一步增加了客户选择的难度?

  涂一锴:市场上有很多的财富管理主体,但是也有一个问题,就是很多财富管理都很难脱离产品销售。实际上,真正的财富管理是要提供给客户综合金融服务解决方案。这里面就包括个人及其家庭、企业的一切有形无形资产,既包括金融资产、实物资产,也包括知识产权、发明专利、商业模式等。实际上,财富管理从家族现实意义层面上来讲,还是应当以家族资产的投资、融资和家族信托的规划为主以解决财富的主要矛盾。

  记者:目前家族信托多是现金类资产,其他资产类型的管理存在哪些难度?

  涂一锴:的确,对于实物资产,主要包括不动产和股权以及无形资产设立的家族信托,目前在国内尚未大规模开展,但是也有相关的操作案例,更多是一事一议,主要原因在于,不动产和股权转入家族信托,由于无信托登记制度,因此视同第三方之间的交易,客户需承担一定的税费;其他实物资产如艺术品、奢侈品等作为委托财产设立家族信托,其保管难度大,而且不易估值,管理费的计提也需要就实际的案例来确定,因此标准化大规模开展存在难度。但是,如果客户愿意接受相应的税收成本,在国内不论是实物资产抑或是无形资产的家族信托,在法律和操作层面是没有太多障碍的。

  记者:现在国内的情况比较特殊,任何机构都还无法实现对客户的整体资产管理,信托在其中会扮演怎样的角色?

  涂一锴:现在确实是这样,也是很有中国特色的一个现象,比如一个高净值的家族客户,可以找一个律所为其提供家族办公室服务,主要为其解决法律问题,然后会与银行签家族办公室服务协议来提供金融服务,再加上信托公司的家族办公室为其提供个性化的投融资服务和家族信托服务———这样为自己构建一个家族办公室的“复合”结构。理想状态,当然是将所有资产都集中管理,而机构也要针对整个家族列出一个全面的资产负债表,对家族财富,家族成员都很了解,这样才能提供更好的服务。

  信托公司的优势在于投融资和家族信托,未来信托在定制化的产品上应有更大的突破,如果没有量身定制或者自己的特色,是不能形成核心竞争优势的。

  来源:《金融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