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专线:400-10-95558
专题研讨
蒲坚:信托是公有制的一种实现形式

  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因此,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开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就必须科学探索实现共同富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用理论实践和行为实践的双重逻辑客观解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未来。本文认为,信托共有制是公有制的一种有效实现形式。

  一、信托共有制是公有制的有效实现形式

  所有制的本质是“占有”。“占有”表现为物质性生产资料和知识性生产资料占有的对立统一。物质性占有具有显而易见的排他性。一个人一旦占有某一物质就排除了别人使用和享受这些物质的可能性。其可遗传性也就规定了“重占有”的观念和由此派生的生存方式。而知识性占有表现为对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思维科学的总占有,它并不遵循排他性原则。一个人对知识的占有既不排斥别人的占有,也不因为别人占有而增加知识耗散,知识既不能遗传,也不能馈赠,只有在共同享有的情况下才能实现知识个人占有的继承性和丰富性。知识性占有的本质是信息的占有,而信息的本质是关系,关系是相互含摄的,不能独占,但可以共享。知识性生产资料是人类共有的,个人对知识性生产资料的占有只有在人类知识社会化共有的基础上才能实现。根据人的知识性占有的原则,就可以实现“以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基础上,重新建立的个人私有制。”共同占有就表现为知识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从而推动“资本的协作”,形成边界清晰的新型所有制——“共有制”。

  共有制的内涵是生产要素复合论。首先承认并确立劳动在生产经营中的主导地位,同时承认资本和资产的作用和地位。基于社会劳动形式和种类的多样性,逐步分化出生产要素的多种形态。智能、管理、技术、劳动力,都是劳动的不同赋存形态。劳动者是企业的主体,是社会的主体,是创造财富的主体,也理所当然是企业所有者的主体。这些生产要素涵盖了生产经营的全部参与方面,它们缺一不可,也不能互相替代。因此,以生产要素论为基础的共有制是全方位所有制,这种所有制应当称为生产要素所有制。

  在资本运作的实践中,我们越来越认识到,信托集合分享机制其实是一种新型的共有制,也是公有制有效实现形式,它具有“资本运作完全独立,权能设置三权分离”的特点,以“受人之托,代人理财”为基石,构建信托共有制,调整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衔接。信托共有制在股份制两权分离的基础上,以信托为手段,以信用为基础,发挥信托的制度优势,利用信托“三权分离”的天然属性,进一步做到受益权分离。

  信托共有制体现了公有制的特征,它在一种新型的法律框架内实现了个人财产社会化,产权多元化,权利清晰化,利益分享普惠化。因此,它是一种内涵丰富、形式自由、目标包容的产权制度。它作为一种中间制度安排,调和劳动力和生产资料在个人占有与社会占有之间的矛盾,平衡公平与效率、兼容平等与自由、转化贫穷与富裕,实现了共有制和市场经济的结合,遵循公有制的发展路径,推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最终实现“共同富裕”。

  信托共有制在坚持了公有制的主体地位的基础上,又融合了其他所有制经济形式,更好地实现了产权包容性,适应了产权多元化的新格局,契合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扬弃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实现多种产权主体包容共生,是一种崭新的生产关系。在此基础上,信托共有制调和了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矛盾,兼顾了公平和效率,弥补了传统金融服务模式的弊端,表现为一种无边、无界的中间制度安排。因此,信托共有制实现了公有制和市场经济的有机结合,创新了所有制结构,是公有制的一种有效实现形式。

  信托共有制横跨资本市场、货币市场和产业市场,转化了资本形式,形成了建立在社会化大生产基础之上,以生产资料和劳动力一定规模集中为前提的社会生产和社会资本,实现了个人财产社会化和产权成分多元化,进而实现产权包容性。

  第一,信托共有制实现了个人财产社会化和产权成分多元化。

  信托共有制运用信托手段,集合分散的社会资金,并利用其特殊功能进行整合与优化,再将资金投入到我国经济社会各个领域,实现由资金到资本的飞跃。这个集合的资本不是民众资金的简单加总,而是马克思所说的“不再是相互分离的私有财产,而是联合起来的生产者的财产,即直接的社会财产”。信托资本的本质表现为,既保证了信托个人所有权属性,又体现了个人不能占有和控制全部资本的共有权属性,使信托资本成为直接的社会共有财产,是马克思所说的“作为私人财产的资本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范围内的扬弃”,实现个人财产社会化,并在所有者社会化的前提下,扩大了社会占有生产资料空间范围,最终表现为产权成分多元化。

  信托共有制的产权成分是在法律框架下,实现多元产权主体共融,其主体可以表现为国家、集体和个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信托成立的前提是委托人拥有合法财产,并愿意将其财产权进行转移;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管理、处分信托财产;受托人为受益人的最大利益管理信托事务。信托在整个运行过程中,以信用为依托,以法律为基础,明晰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的权利和义务,做到了委托人所有权不变,拓展了产权主体,集合了委托人闲散资金,形成了高效的社会资本;通过二次经营代理,实现资本增值,满足民众的投资诉求,弥补民众投资专业知识和能力的缺失,实现经济发展利益的普惠与共享。

  第二, 信托共有制基于“三权分离”,实现产权包容性。

  共有制的产权包容性体现两方面含义:一是产权与所有权的分离,即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二是产权的开放性,即产权在社会范围内的自由流动、自由组合及自由交易。实践证明,信托共有制基于“三权分离”,满足共有制产权包容性的实现条件,实现了使用权和受益权的流动,在明确产权的基础上,融合国有经济、集体经济、私营经济、个体经济、外资经济等多种经济发展形式,容纳了多重生产力发展的空间、能力和结构,其潜在的能力要比单一的生产关系内涵更丰富,空间更包容,做到了多元产权主体共融,实现了产权主体多元化的新格局。

  第三,信托共有制是一种中间制度安排。

  实践证明,要实现共有制和市场经济的有机结合,仅局限于国有企业、集体企业或是股份制等公有制实现形式是不行的,必须要创新所有制形式,明确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归属,建立与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在调整国家与企业的产权关系和赋予个人财产权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生产资料的“个人占有”和“共同占有”,既是明确生产资料的个人所有权的同时,体现生产资料的社会属性。信托共有制以信托为手段,变革了企业产权结构,实现个人财产社会化和产权成分多元化,构建公司化、法人化的现代企业制度,是公有制的一种有效实现形式。

  我们以国有企业为例,在新中国建立初期,国有企业曾经做出重大的历史贡献,支撑了我国经济发展,构建了我国工业化的基础,促进了社会稳定。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单一的所有制结构脱离了生产力的实际水平。已不能完全适应社会发展。我们将信托共有制引入国有企业,可以有效解决国有企业的弊端,清晰的划定边界,保证市场主体的产权清晰性,明确所有权主体和企业财产主体,划定各个公司、企业之间的边界。另一方面,将信托共有制引入国有企业经营管理中,可以调整法人治理结构,明确国有企业的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享有的法定权利和承担的法定义务。并在不改变企业国有性质的前提下,实现政企分开,减少国有企业效率损失和不理性决策。如果将信托共有制引入民营企业,可以有效地提升民营企业的公平性、和遵纪守法的自觉性,并优化其财务结构的合理性。信托共有制在国营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转化过程,形成以契约为基础的被物化了的财产关系,实现资本、知识、技术和人力资源等资源有效的结合和配置。

  因此,我们认为信托共有制以信托为手段,并不单纯是一种金融工具,而是一种中间制度安排,是推动社会发展过程的一种手段和路径。信托共有制依托其制度的灵活性和有效性,较好地调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最根本问题,以间接公平和间接效率的方式,缓解弱势群体对政府的对立情绪,增强社会的信任与和谐,实现共有制与市场经济的有效结合。

  二、信托应遵循共有制路径

  信托共有制作为公有制的一种有效实现形式,一手托公平,一手托效率,调和了劳动力和生产资料在个人所有与社会占有之间的矛盾,有机融合了共有制和市场经济,明确劳动力和生产资料财产所有权的独立性,依据贡献率实现资本民享,进而实现金融普惠,最终实现共同富裕,在制度安排上完全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遵循共有制发展路径。

  产权社会化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根本标志,是实现共有制的基石,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开端。而信托共有制在实现产权社会化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了所有权归属,进而优化分配方式,实现资本民享,反映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共性,遵循了共有制发展路径,是马克思期待的“社会所有制的主要形式”。

  第一,明晰信托所有权归属,实现权利清晰化。

  信托具有所有权和经营权、所有权和受益权、经营权和受益权“三权分离”的特点,委托人将其持有的资金,通过代理方式,委托给受托人,受托人集合民众的资金将其转化为高效的社会资本,委托人又通过自己所持有的信托产品,依托法律,赋予受益人享有资本收益的权利。信托所有权的初始来源是委托人,随着信托关系的建立,信托便属于受托人“所有”,即委托人享有终极所有权,受托人享有法定所有权。委托人不行使“占有、使用、处分、收益”四项权能,而以对自己的权益进行持有、转让取舍交易的方式,激励信托高效运行,防止信托滥用权利。受托人行使经营权,委托人和受益人不参与任何具体经营和管理。

  信托的所有权归属没有发生改变,所有权内涵是以委托人个人所有为基础的共有财产,委托人通过“用脚投票”的方式来行使自己的权益,保障信托资本的自由流动,实现产权的开放性。而受益人分享社会资本投资权益。在信托资本运行过程中,所有权归属没有发生改变,体现了产权与所有权的分离,调动了各种所有制经济的积极性,实现了多种所有制并存。

  第二,多种分配方式相结合,实现资本民享。

  在多元产权主体的信托关系中,委托人具有劳动者和信托资本所有者双重身份,受托人具有劳动者和信托资本管理者双重身份,受益人具有劳动者和信托资本受益者双重身份,实现按劳分配和按资分配相结合,体现委托人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资本所有者地位,保障受托人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资本使用者地位,明确受益人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资本受益者地位,分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成果,为劳动者共同富裕提供必要的财产保障。

  委托人依据劳动力所有权获得与其劳动贡献相一致的劳动收入,凭借信托资本所有权获得共有资产收益,实现以按劳分配为主体的多种分配形式在信托中的内在统一,调动委托人的积极性,激励民众把劳动收入投资信托,促进资产有效流动、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受托人依据高效的参谋咨询系统,凭借知识的合力,享有信托资本的使用权,分享信托资本收益,实现按劳分配;受益人,依据法律框架,享有信托资本收益。信托将委托人闲散资金集合起来形成高效的信托资本,实现资本增值,缩小贫富差距,缓解社会矛盾,兼顾公平与效率,保证社会的安定团结,实现利益分享普惠化,最终实现资本民享。

  第三,发挥信托经济价值,实现金融普惠。

  信托共有制经济价值在于,它作为新的生产关系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作用发挥,通过信托共有制的制度安排,搭建金融信托的商业运作平台,重构和优化投资的增信机制,提高资金使用过程的管理效率,协调和平抑脆弱的风险防范体系,募集多元资金反哺农村发展,发挥信托在金融资产管理、资金筹集和运用方面的独特作用和综合金融服务供应商的独特优势。我们将信托共有制引入农业领域,可以缓解农业自身资金外流和主流金融机构惜贷形成的资金短缺问题。中信信托实施的中信草原惠农基金就是一个最典型的案例,该项目以服务“三农”、“三牧”和支持农村经济发展为经营宗旨,运用信托模式,设计解决农村资金来源和资金运用的综合方案,通过市场筹集农村的闲散资金,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进行过程管理。项目的实施有利于完善地方金融体系,促进农村金融秩序的稳定和有序发展,缓解广大农牧民及中小企业贷款难的困境,有效引导资金流向农村和欠发达地区,支持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实现金融普惠。

  第四,兼顾公平与效率,实现共同富裕。

  共有制的本质表现为产权主体的广泛性、生产资料社会化和利益分享普惠化三者有效的结合,促进社会和谐发展,兼顾公平与效率,实现共同富裕和经济效益最大化的融合。

  信托共有制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一种新型公有制,通过将私人财产转化为社会财产等形式,在生产资料由社会占有的基础上,实现资本民享,可以有机地调和公平和效率的矛盾,最终实现共同富裕。在公平方面,信托可以直接缓解社会矛盾,以间接公平和间接效率的方式,起到缓冲器的作用。在矛盾较集中的领域,引入信托方式,较好地解决社会问题,缓解弱势群体对政府的对立情绪,增强社会的信任与和谐。

  在效率方面,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围绕信托,以契约为基础,形成了受法律保护的被物化了的财产关系。这种金融服务关系是资本、知识、技术和人力资源在追求效益最大化目标约束下的结合和配置;在实现共同富裕方面,信托将私人财产转化为社会财产,在生产资料社会共有的基础上,实现资本民享。在生产社会化的进程中,信托这种共有制的组织形式使得资本契约化和市场化。普通民众可以参与投资,拥有信托产品形式的资本,实现财产的社会化和公众化,拥有资本所有权,享受改革开放带来的成果,最终有助于实现共同富裕。

  (作者:中信信托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