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专线:400-10-95558
专题研讨
蒲坚:信托业应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出更大贡献

  2012年中国信托业峰会12月13日在昆明隆重开幕,以下是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蒲坚致辞实录。

  蒲坚:昨天,我们中国信托业协会第二届理事会进行换届,第三届理事会正式成立,刚刚非银部领导发言的时候说,我们信托业的规模已经到了令人瞩目的地步,所以我想2012年12月12日确实如大家所说是一个吉祥的日子,刚一到就传来了喜讯。吴晓灵女士刚才做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演讲,其中提到业界有很多人把信托业或者说把信托公司做的一些项目,看成是一种庞氏骗局、影子公司,我代表67家信托公司做一个正式的申明,如果说中国的信托行业或者信托公司做了庞氏骗局的业务,我觉得要么是无知,要么是出于利益的别有用心。

  我是作为一个业界的实践者来跟大家做演讲,演讲是建立在三个前提之下,第一个前提就是我不用外语来讲中文,第二个是不用翻译过来的中国话来解释中国的现实。我简单说明一下,第一个前提,十八大已经提出来,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这个复兴之路,作为我们信托业第一个前途。第二个,我们信托业如何完成中国人共同的梦想这个前提。第三个前提,我觉得也是在说大家感兴趣的话题,就是共有制赋予我们整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的一个最大的约束。如果建立在三个前提之下,我想跟大家交流一下,一个来自实践者对一些理论问题的思考,或者借用我们中国信托的一些经验给大家一些交流。当大会邀请我来做一些发言的时候,我脑子里突然就冒出一个题目,这个题目就是《信托业应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出更大贡献》,后来他们说题目比较早而且这个题目十八大开过之前定的,但是我还是坚持这个题目。

  第一,想跟大家交流一下,刚才提到信托管理资产达到6.98万亿的时候,大家都说中国信托业今年比较火,其实我觉得自从2007年我们的监管政策发生了巨大变化,信托走上正途的时候,中国的信托业就没有不火过,而且从07年开始一直在保持着持续的发展。这点我觉得应该做一点说明,在2008年金融危机来的时候,我们信托业保持着健康、稳定、持续性的发展,到最近的全球性金融危机,信托业还保持着这么稳定、持续性的发展,我觉得正是因为中国信托业正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上,才会有这样的发展。

  第一个,中信信托的实践让我们体会到信托关系是一种普遍的存在的社会关系,不仅仅是表现在金融领域。在实践中我们越来越感到信托关系是一种新型的生产关系,它在促进中国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发挥了大家意想不到的作用,有的时候我想,是不是中国信托业真正地自觉地、不自觉地走上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那它具体的表现形式就是信托是不是作为一种唯一的金融工具,在中国取到了这么好的效果?实践经验让我们体会到了,其实信托不仅仅是一个金融工具,它真的区别于其他金融行业,它更多地表现为一种制度安排。所以我们在谈到基金、PE、艺术品投资、国有企业改革的时候,自然不自然地就会想到信托的有效性。

  实践再一次证明,经过近七八年的发展,我们在各个领域已经用实践来证明了信托在中国的有效性,而这种有效性绝不仅仅表现在我们为社会、为哪一个企业做了一些投资。所以在座的好多都是我们信托公司的同行,或者信托业的同行,还有一些是关心中国信托业发展的媒体机构,所以我在这里特别想表达的心意就是,信托有可能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金融事业的一个最佳的窗口。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就是信托业的发展从它的制度设计还有它的实践过程,包括我们的监管理念,都非常完整地体现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原则,而从目前来看,其它的金融机构真的还没有做到这点。既然是一种新型的生产关系,它对生产力的发展,到底在哪个地方起了作用?我们总结出最大的原因就是信托它是一个集合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我们把少数人的资金集成在一块的时候,最本质的是集成了知识。因为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改革过程当中,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你不能为这个国家注入新的知识增量,那么在这个社会上求发展是没有前景的。而就在这个问题上,信托公司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别看这只是一个制度的设计,它的秩序调整一下,它的边界扩大一下,你就会发现一个这个制度的效应会得到极大的发展。

  在资金集成的同时,其实我们集成的一个最根本的东西就是社会关系。各位同业有没有体会,当我们这个项目一旦出现小问题的时候,我们的投资者马上就会加入进来帮助你一起来解决问题,为什么?因为这三个集成使得信托公司的信托制度安排天然地符合了中国这种特殊的制度安排。因为大家都知道,你要选择走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是很容易的,只要你搞计划经济就可以了,你要选择一个资本主义市场的制度,你只要彻底解放每个人的个性就可以了,但是你如果要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的话,当我们合起来,而信托公司其实就是在这两种制度之间架起一个桥梁,成为一种利益的转换器,成为一种贫和富之间的转换器。当我们在实践中做项目做得比较深刻的时候就会发现,实际上我们这种集成分享的制度就是作为一种金融普惠,知识共享。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讲,资本每个毛孔当中都渗透着罪恶,但是当这种资本创造的剩余价值能在我们这种制度下让普通老百姓都分享的话,那我们这个资本也可以为我所用。所以从实践的角度来讲,信托的安排、信托业的普遍性实际上为我们解决中国的现实问题提供了非常广阔的前景,所以我们在说信托制度的时候,我们是说信托制度内容、内涵更加丰富,目标更加包容,空间更加广阔。这就是我们这些年来为什么信托公司会自觉或不自觉地、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7万亿今年肯定是超过了,以后呢?我记得在上一次峰会上,我也说过信托业这种增长,如果坚持这种原则,如果得到更高层领导的认可、得到更广泛的社会基础的支持的话,信托业的发展其实才刚刚开始。信托业应该是一个天鹅,应该在天空当中自由飞翔,这种制度就是一种天鹅的制度,但是我们在社会上一直是作一只丑小鸭,饱受了各界的置疑,所以我们从业人员付出的艰辛,饱受的痛苦是其他金融行业不能比的,但是我们信托同业已经走过来了。

  当我们高举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大旗帜的时候,其实不难想象,如果一个国家选择共同富裕这个大目标,而金融行业跟它不相关,或者弱相关,我觉得这个共同道路其实非常艰难。从这个方向来看,中国信托的发展之路应该从这个大目标来推展我们所有的理念,你才能找到那条路。当然,我们要用科学发展观来指导我们,是不是在风险可控的条件下来研究,而不要用翻译过来的外国话来解释中国的现实,因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正站在一个新的逻辑起点上,因为改革开放的一个逻辑起点就是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要解决,要调整我们所面临的这个利益循环线。

  回过头来讲,我们的信托实践到底在哪个地方有突破?我自己看法其实是信托集成分享这种机制为我们提供了巨大的想象空间,因为它触到了所有制最根本的问题。所有制最根本的问题第一个就是我们要反思公有制这个体制的有效性。为什么信托有效?为什么信托公司出现的少?那些不认真研究信托产品路径的人说我们做的产品是骗局,说我们是影子银行。何其可笑?为什么?我们集成了这个钱在这里,我们的投资者是很清楚我们赚的钱是大部分给了投资者,我们只取一瓢。这个模式是什么?我自己的看法就是信托的实践触到了一个机制,那就是公有制,当我们10个人的资金投到一个地方的时候就是我们10个人共有,当我们1000人的集合在一起的时候就是1000人共有,当我们14亿人放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是14亿人共有。从很多大的企业说,这几年大的实业、银行每年赚的钱都在增长,老百姓为什么会骂你企业赚的多呢?因为这种机制的利益安排出现了问题,所以要把这个利益的共有制在实践中体现出来。我们还要加大力度挖掘,因为这种公有制在解决国有企业改革的过程中可以发挥作用,如果我们把信托资金投到民营企业当中就去就会为民营企业增强资产。

  中国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其实信托之路就是现成的解决工具。我们可以把每一个人使用土地权利用起来,让信托作为一个转换器,把土地和信托有机地结合起来,顺利地解决一些问题。这些都说明,如果我们走这条道路我们就会在特色金融道路上找最新的突破口。而我认为这个看法落到了我们信托行业的人身上,我们有信心走这条路。

  如果要走信托行业的道路,分这个蛋糕的人一定要让这个蛋糕变得越来越大,而信托公司这些年的实践正在使这个蛋糕越来越大,使我们的投资者和信托业都得分享这个蛋糕。,反过来有些行业实际上把部蛋糕越分越小,但是分蛋糕的人越来越多。我想这个是没有前景的。

  一个金融业如果在这种语境下选择道路,有一个问题是值得大家思考的,因为我做了很多公司的研究,包括对公司各个部门,尤其是个人,在信托实践的过程中产生的一些案例,我得出一个初步的结论,金融企业的发展究竟是利己在前还是利他在前?信托公司这几年为什么能发展,并不是说社会上因为政策的严格控制,是因为我们大家走了同一条道路,就是利他在前,利己在后。刚才市长提了一句话,“你能不能为金融行业服务?”。大家仔细地想一想,你可以把这个动作分解开,比如是把银行分解开,把证券分解开,你就会发现差别就是仅仅是一个程序上的颠倒,比如你的钱存到银行你有监督吗?但是我没有使用什么东西来控制风险,我们是用上千个投资人在我们背后顶着。这种投资就是民主监督的一种雏形,你应该知道我们自己的员工他们怎么样在工作?他们怎么样在挖空心思的控制风险?在各个环节上为投资者服务?原因是因为有一个具像的、明细的投资人盯着你,但是其他的行业不是这样。所以,如果我们坚持这种制度,真的是太有发展的前景了。

  最后,中国信托业怎么走自己的路?其实信托是一种普遍的社会关系,是存在着各行各业,存在在社会的各个层面上,有层次性、多义性,层界非常广阔,谁有信心就会找到自己的位置。所以信托公司应该坚持利己在后,利他在前。你那个时候就会发现,我们会把原来主观为自己,客观为别人的动机和悖论改为大家的希望。所以包括我们信托的同仁们,我们应该团结起来,首先打破传统思维的束缚,打破社会上对我们的成见,我们要突破一切的障碍,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贡献出我们作为金融行业人员所有的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