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专线:400-10-95558
专题研讨
知识集成与社会主义选择财富管理的实现路径

  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各种类型的经济主体都呈现出跨越式发展,社会财富积累迅猛程度令人震惊,财富管理成为一种必然的市场需求。信托业作为金融业态划时代创新的排头兵,在财富管理事业红火发展的今天,凭借其独特的资本运营技能捕捉市场讯息,将财富管理作为未来发展战略的一项重要工程。与其他金融业态不同的是,中国信托财富管理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托业的核心价值——知识的社会主义创造力。

  信托是知识集成的平台

  中国信托业作为中国社会主义金融业最具特色的组成部分,代表着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以知识武装头脑、用智慧谱写业绩。信托人用金融业不足2%的生力军创造了综合金融价值排名前三的好成绩。信托资产规模6.5万亿,这一惊人的速度,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金融业最具特色的体现,是信托知识力量的体现,是知识的内生性增长、知识外源性增长、知识的内外协同和集成,是信托共有制彰显优势力量的所在,是价值增量的源泉,是其之所以发展、存在的理由。

  追根溯源,我们发现信托业发展其实是运用、集成,正向、增量知识的结果。信托通过多数人资金的集成,将死的资金变成资本,通过设计实现了资本享有资本增值的作用,在这个过程和路径当中,信托公司起到了一个知识集成,为知识提供加速的作用。因为信托建立起了知识的支点,这里的价值就能实现增长。更为重要的是,我们的知识是促进价值的增长的正向知识。我们摒弃大量寻租、灰色交易、权贵交易的负向知识,它们会耗费我们的社会精力,是我们必须戒备和警惕的。

  知识是我们最具创造力的来源,是我们最基本的原材料。知识有层级的差别,存量知识作为认知的基础停留在底层,更富有活力的增量知识存在于表层,才是富有价值创造的部分。增量知识再经过人类思维的集成构建形成知识体系,其复杂程度、能量效果更是惊人。未来,我们还要不断努力,用责任心激励知识、融合知识、创新知识体系,通过知识驱动,实现对风险(关于一个集体的主观认知能力对未来把握的一组知识体系)的有效管理,让信托公司真正成为知识集成的平台,引领信托业走向国际化。

  信托是一种制度安排

  信托的成长、信托的规模、信托的价值一方面是我们运用知识的结果,但更为重要的是信托业选择了一条与中国社会主义天然契合的道路,这是最具规律性的条件,它支持了信托业的高速发展。社会主义中国是要解决共同富裕的问题,信托有创造货币增量的功能,为了让更多的人都能享受资本的剩余价值,信托业在探索过程中不断纠结,希望在实践当中去实践。

  经过不断的探索,我们发现信托制度作为一种共有制表现形式,是比公有制更高的实现形式,表现为内涵更丰富、形式更自由、目标更包容。这是一种认知的进步。如果仅把信托作为一种技术性金融工具,那一定会不得要领,是一种认知的悲哀。信托制度符合社会主义选择的基础条件,只要我们努力,就可以在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之间架起一座桥梁。众望所归,我们实现了。作为非常鲜明的中介机构——信托公司的社会主义优越性得到了不断的挖掘。信托公司秉承利他在前、利己在后的做事原则,正确引导了一些行政力量转化为市场力量的行为;为了实现改革是最大的红利的夙愿,不仅为广大民众财富积累提供支持,还为实现共同富裕承担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

  信托的社会主义财富创造

  总之,信托业的发展壮大是中国信托业在知识创新、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探索的成果,信托社会主义道路的选择,不乏公平与效率的选择。我们应该在生产资料共同占有的方面重建架构,各自探索,并有所作为。中信信托多年来一直按照社会主义制度基本要求建制、发展,实现了普通的人都能够分享3至4倍的财产性收入。在运用知识创造价值的同时,做到了与党的方针、社会主义目标的一致,实践了与人民分享改革成果的事业,契合了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要领。

  新时期,我们又将知识的社会主义创造力运用于财富管理,旨在为社会大众提供各种以理财需求为导向、一站式产品配置、个性化解决方案的综合金融服务。“信惠财富”谋求社会主义模式的知识创新、共同发展。为了更充分了解客户,进行有效率的资产配置,我们将不断充实知识体系,实现知识性和决策的均衡,为客户找到更多符合社会主义增长方式的资金增长的途径。为了理性筛选合适的金融产品,跟踪资产配置方案并进行调整。我们更应发挥社会主义的协作精神,配合和参与金融工具创新和多样化的选择,通过知识的集成,联合更多的金融终端,通过产业链整合、价值链协同,实现财富的分享、资本的分享。财富取之于社会,应当用之于社会,为了最大化社会成果,信托人将不断增强社会责任感、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为实现财富的社会主义和谐积累不断探索。

  (作者为中信信托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