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专线:400-10-95558
信托漫谈
香港陈守仁家族办公室样本

  在陈守仁家族办公室的管治之下,每个周末在香港的所有陈氏家族成员需一同吃饭;第二代家族成员每天轮班陪伴父母;每年全体家族成员一次长途旅行、一次短途旅行;家族办公室还会为家庭成员提供生病报销以及读书补贴。

  如果按照中国内地的定义,陈亨利就是香港“富二代”。陈亨利是现年86岁的香港企业家陈守仁的长子,目前负责掌管陈守仁家族办公室。

  “我们家兄弟很多,父亲早年创业,兄弟们一起把事业做起来。大概在 20 年前,我们开始思考未来家族管治问题。”身兼联泰控股有限公司(00311.HK) 行政总裁的陈亨利日前在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说。

  2008 年,陈守仁家族办公室成立。如今,这个家族办公室在为陈守仁家族逾40名家族成员——陈守仁夫妇的直系后裔及其婚姻配偶,提供包括健康、医疗、教育、职业规划以及休闲在内的数项家族服务。

  随着家族办公室的诞生,家族的管治结构变得清晰。顶层是家族理事会,主席由陈守仁本人出任,下设家族办公室处理家族日常行政事务,家族办公室再下设三个委员会,分别为健康与医疗委员会、教育与职业委员会以及康乐委员会,每个委员会由四至七名第二代和第三代家族成员组成,委员会主任由第二代家族成员担任,定期轮替。

  如今,在陈亨利的办公室中,随处可见陈氏家族的身影,桌子上摆着其父陈守仁亲自撰写的陈氏家训,2016 年的台历由陈守仁家族办公室专门定制,上面标注着每位家庭成员的生日。

  “中国人都知道一双筷子一折就断,十双筷子很难折断,在学习了外国家族的管治经验之后,我们兄弟姐妹们决定不分家、要管治,而这其中很重要的一环就是要有一部分资金来做家族办公室”,陈亨利说。

  在陈氏家族成员看来,设立家族办公室是个正确的决定,它把四代家族成员凝聚在了一起,每个周末在香港的所有家族成员需一同吃饭,每家负责准备两道菜,人不到菜要到;第二代家族成员每天轮班陪伴父母;每年全体家族成员的一次长途和一次短途旅行;生病报销以及读书补贴等。

  “很多学者都提到过,一个家族的长远传承面临两大敌人:一是政府,如果政府遗产税很重,会迫使企业变卖最好的资产赋税;二是家族成员不和谐,官司打到法院,赚钱的只有会计师和律师。”陈亨利直言。

  以下为专访陈亨利先生的内容——

  Q:为什么决定设立家族办公室?

  陈亨利:我们家里兄弟很多,父亲早年创业,兄弟们一起把事业搞起来,大概在20年前,我们开始思考未来家族管治问题,比较简单的做法就是把生意分了,但后来我们几兄弟坐下来谈,中国人都知道一双筷子一折就断,十双筷子很难折断。话是这么讲,可是家族的长远管治并不容易。当时一些私人银行邀请我们去美国、英国还有瑞士听关于家族办公室的研讨会,请来研究家族办公室的大学教授和一些老牌家族办公室的代表分享,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经验。在学习了外国家族的管治经验之后,我们兄弟姐妹们决定不分家,要管治,而这其中很重要的一环就是要有一部分资金来做家族办公室。上课时的每一位教授都提到,一个家族的长远传承面临两大敌人:一是政府,政府的立场是家族后代不劳而获,所以要赋税,如果政府遗产税很重,会迫使企业变卖最好的资产缴税;二是家族成员不和谐,相互不理解,官司打到法院,赚钱的只有会计师和律师,大家都是不欢而散。所以在这个背景下,要做好家族企业,就是要有一个管治机制,让大家珍惜家庭。

  Q:能否介绍一下家族办公室的架构?

  陈亨利:目前是三个委员会,第一个是教育与职业委员会,我们希望将来子孙成才,最重要的是教育要有保障,因此后代的教育开支由家族支付,但委员会也会负责确定每一位家庭成员的教育开支是否合理,如学费、补习班、兴趣班、去国外读书是否需要坐商务舱、毕业买车等等。第二个是健康与医疗委员会,当家族成员生病时,我们的家族可以提供哪些帮助。一方面是资金上的支持,同时也要有信息、人脉上的支持,生不同的疾病,去看哪家医院的哪位医生比较好,或者香港找不到的医生,国外哪里有等等。第三个是康乐委员会,促进家人关系和谐,不仅靠制度,成员们私下感情也要好。

  家族办公室不能只是“硬”,也要有“软”,促进家人感情,创造回忆。每周日在香港有空就一起吃饭;父母年纪大了,家族第二代成员轮班,每人陪一天,周末就是孙子辈去陪;每年一次长途旅行、一次短途旅行等。我们的活动要尽量别致一点,这样大家的积极性才高。比如今年组织家族成员去日本旅行,找了一些米其林二星、三星餐厅,家族成员们自己去未必能订到,这让大家觉得家族旅游很有趣,不去是损失,而不是有责任要去。此外,还有每年开一次家族大会,18岁以上的受益人都需要参加,我们会报告家族生意,还有家族办公室一年来的成果。此外,还会有分享会,讨论近期的热点话题,比如今年请了一位教授跟家族成员分享内地的经济形势。

  Q:家族办公室的福利、津贴标准如何制定?

  陈亨利:由委员会成员讨论制定,家族办公室负责执行。每个委员会都由四至七名第二代及第三代家族成员组成,委员会主任由第二代家族成员担任,定期轮替,我们今年新设了副主任的职位,开放给家族第三代成员,鼓励他们积极参与到家族的管理中来。每个委员会每年开四次会,其实我们的标准已经是偏高的标准,能够给家族成员们提供非常体面的生活,但有了家族办公室,所有能拿到桌面上的东西都会被标准化,这让家族成员们遵守标准。比如,没有人觉得小孩需要坐商务舱,如果要坐,那父母需要自己拿钱。或者家族办公室觉得开本田车就已经很适宜了,那我们就不会给宝马车付钱。

  陈守仁家族办公室行政总裁许仲莹:家族办公室运营八年至今,很多规章已经建立起来,如何发放福利自有规章。家族成员们可以自由选择,而我们则会根据家族规章告诉大家,家族办公室支持什么,不支持什么。每一笔津贴的标准设定之前,家族委员会都会事先做研究,(津贴标准)不可以空中楼阁,也不可以家族成员标准不同,需要将家族的价值观体现在其中。

  Q:家族办公室管理的家族成员有多少?运营这样一个家族办公室的成本是多少?

  陈亨利:现在总共有45个成员,开支差不多一年100万美元。 钱不算很多,但需要投入很多时间和精力,要花心思来管理和组织,让家族成员有归属感。一个家族企业,如果家族成员不和谐,出现内耗,无论多大的家产都会耗掉。

  Q:家族办公室如何运作?

  陈亨利:现在不涉及资产,因为家里大部分生意都是业务,投资不是最多,所以现在家族生意与家族办公室是分开的,家族办公室主要考虑的是福利与活动,运营成本来源于以我父亲的名义保存的一部分股份。我们在欧洲看到的一些家族架构也大多是这样,家族生意与家族办公室分开运营。

  Q:家族办公室有助于家族传承吗?

  陈亨利:我们都说第一代很努力的创业,第二代守业,第三代把家业花光。所以家族一定要有制度,比如设立信托、区别受益人和所有人,不能因为离婚就把家里的钱分走等。同时,家庭之间的和谐也很重要,自己人没什么好生气的,把时间花在一致对外上要好过彼此之间吵吵闹闹。我曾在欧洲参观过一个上百年的酒庄,他们一代传一代的其实并不是金钱,而是家族的历史与文化。他们家的酒庄在外人看来已经是很破旧的房子了,但是家族的继承人在介绍的时候依然充满骄傲和激情,这就是所谓的家族传承,或许这个酒庄已经不赚钱了,但是有家族聚会的时候他们就会回到酒庄,喝自家的酒。我觉得能把一个家族团结起来的事,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Q:与欧美相比,中国内地家族有哪些特点?

  陈亨利:内地最大的区别就是大部分都是独生子,这没有分家的问题。很多老板的产业未必像我们这样,是与兄弟一起做起来的,而是和同事共有,对于家族办公室而言,家庭成员我们没有选择,可是同事是有选择的,我想这是最大的不同。

  Q:在年轻一代中建立对家族的认同感有没有难度?

  陈亨利:不同辈份之间,观念的的确不一样,所以需要尽量灌输家族思想,例如清明节要求他们去扫墓,周末轮班陪老人吃饭等。随着家族成员的增多,家族的复杂性越来越大,比如去旅行,如果我的父母也去,既要照顾80岁的老人,也要照顾刚出生的婴儿,选择越来越困难。其实培养子女是父母的责任,家族办公室没有办法承担,只能靠影响,靠制度约束家族成员不奢侈。家族成员进公司也要经过筛选,因为如果仅仅是因为某人的孙子就有特权,这会使公司其他同事也不舒服。我常说,哪个小孩不乖的话,要钱可以给钱,就养着他,但千万不可以让他进公司,这会把企业搞砸,所以家庭成员进家族企业要真正的把关,一个不好的家庭成员有可能严重影响企业发展。

  Q:为什么决定请“外人”来运营家族办公室?

  陈亨利:我们觉得家庭成员来做这个事不一定做到最好,因为家族办公室在执行规章的过程中有可能会得罪人,比如某个家族成员说要买人参吃,家族办公室说不同意,比家族成员来说要好,这就是独立的家族办公室的好处。

  来源: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