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专线:400-10-95558
信托漫谈
理解信托行业的“三个不等于”

  正确理解信托行业,首先要明确“三个不等于”:一是过去的信托不等于现在的信托;二是国外的信托不等于中国的信托;三是现在的信托不等于未来的信托。

  中国的信托业就很多方面来讲,有其特殊性,容易被误解,作为一个行业观察者,我觉得正确理解信托行业,首先要明确“三个不等于”:一是过去的信托不等于现在的信托;二是国外的信托不等于中国的信托;三是现在的信托不等于未来的信托。

  一、过去的信托不等于现在的信托

  在中国的诸种金融业态中,唯有信托业是割裂了历史的延续性而完全重新加以设计的,这是信托业容易被误解的重要原因。我们说信托公司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专业机构,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信托业是“早产儿”。中国信托业是因改革开放的需要而产生的,早期的信托投资公司,很大程度上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比如“xx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多半就是该省最大的地方融资平台。

  对于中国信托业的功过,有很多评述,我的基本观点是,不能完全写成了一部“治乱史”,第一次整顿、第二次整顿、第三次整顿、第四次整顿,第五次整顿,这样的分析框架是非常陈旧的,要把信托投资公司的发展放到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考察,信托投资公司每次整顿,实际上折射出的是计划和市场,中央和地方的这种博弈。

  中国信托业在第五次清理整顿之后,实际上已经“推倒重来”了。1999年,国家开始对信托投资公司进行第五次清理整顿,这是最后一次清理整顿,2001年《信托法》颁布实施,2007年银监会修订发布了《信托公司管理办法》和《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2010年又出台了《信托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也就是进入了我们所说的“一法三规”的时代。

  新的制度框架下的信托公司,和历史上被整顿来整顿去的信托投资公司,具有本质的不同。在全新的制度设计下,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信托业生存的土壤日益肥沃,这是信托业这些年发展的首要原因。

  二、国外的信托不等于中国的信托

  信托制度在英国起源后,传播到全世界,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基于不同的文化传统和法律框架,信托业态有着很大的区别。信托制度就像一颗种子,在不同的温度、气候和土壤条件下会长出不一样的枝叶,但是基因是相同的。

  在国外,信托更多是一种财产传承,财富管理的法律制度安排,国外也有独立的信托公司,但是像中国这样,信托公司成为仅次于银行业的第二大金融行业,是全世界罕见的。

  参照成熟的金融市场,中国的信托公司相当于:信托+投资银行,既创设基础金融产品,又做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或者说,信托公司做的是“实业投行+私人银行”的业务。

  也就是说,我们不必言必称希腊,觉得国外的信托是这样的,中国就应该这样,一发现有不一样,就说信托异化了。实际上,信托在每个国家都不一样。

  中国存在独立的信托公司,和我们坚持银行、证券、保险、信托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体制有关。2012年来所谓泛资产管理时代(大资产管理时代)的到来,我觉得开启了中国式金融混业路径,银行、证券、保险先不动,把信托先混掉了。对于投资者而言,这是好事,意味着大家在投资理财的时候,有更多的选择。

  《信托法》的作用被严重低估了,很多人误以为《信托法》只与信托公司有关,这是非常大的误解。《信托法》实际上只是规范了信托法律关系,中国缺一部《信托业法》或者《营业信托业务管理条例》。

  中国的整个资产管理行业,包括银行理财、券商资管、证券投资基金、保险资管业务,本质上都是运用的信托关系,只是在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体制下,他们不愿承认,也不敢承认。

  中国资产管理制度的顶层设计问题,很大程度上就是营业信托体制的构建问题。银行理财、券商资管、证券投资基金、保险资管业务首先要承认它是信托,证券投资基金实际上已经承认了,大家去看《基金法》,它的上位法是《信托法》。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前央行副行长吴晓灵之前推动了《证券投资基金法》的修改,现在她想推动《信托法》的修改,在里面加入“营业信托”一章,弥补《信托业法》的缺失,要单独立一部《信托业法》难度太大了。

  三、现在的信托,不等于未来的信托

  经过这些年的快速发展,信托公司成为了中国信托制度的最佳理解者和实践者。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现在都来学信托,学习信托产品的设计理念、工具和方法,是非常自然的。

  以后,信托公司做什么,短期内有一些不确定性,但是从长期来看,肯定是要往真正的财富管理、财富传承方面,包括公益信托这些方面去转。信托公司十年后做的事情,肯定和现在不一样。

  但是,我对中国信托业始终充满信心,我们常讲“年年难过,年年过”,信托公司似乎每年都要迷茫一次,但是它的市场嗅觉是最灵敏的,创新能力是最强的。

    (作者系智信资产管理研究院首席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