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专线:400-10-95558
信托漫谈
信托:公平与效率平衡器

  信托是现代金融业的重要支柱,在英美日等发达国家,它与银行、证券、保险处于同等重要地位。

  美国信托资产规模占其国家GDP的比值2008年为186.79%,日本为153.97%,中国2011年该比值仅有4%,即使按广义信托资产(主要包括信托业管理的资产、银行业理财资产、公募基金管理的资产等)计算也仅有16.67%。

  中国信托业与国际信托业相比前景广阔、大有可为。我国大力发展信托业,有利于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实践科学发展观,建立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信托能一手托公平

  信托是共有制的一种积极有效的实现形式。实践证明,共有制表现为形式更加自由,内涵更加丰富,是优于又内涵于公有制的一种表现形式。

  信托财产委托人来源的广泛性首先决定了信托是共有制的一种实现形式。集合信托的资金来源于公众,它本身就具有了共有制的特点;单一信托的信托财产如果来自代表公有产权的单一组织或机构,如中央、各级地方政府和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则单一信托也是共有制的一种实现形式。

  从信托对社会主义生产力的促进作用来看,信托更是共有制一种有效实现形式。信托通过制度设计能避免传统公有制实现形式的弊病,有效解决国有资产产权人缺位和内部人控制问题,提高共有制的生产效率,壮大共有制的力量,进一步提高社会公平水平。

  信托能避免社会阶层固化现象,通过社会阶层流动实现共同富裕、促进社会公平实现。

  资本具有规模经济、范围经济和协同效应的特点,这三个特点使社会阶层不能向上流动,使社会最终形成金字塔型的阶层结构。这种社会阶层结构很脆弱,极易引发社会冲突,甚至暴力革命。而信托通过集合理财和专业理财能有效解决资本规模弱小、专业技能缺乏的问题,通过信托公司多样化的投资能力和多元化的理财产品发挥协同效应,通过制度的力量抗衡资本的力量,从而使社会底层的民众能够向上流动,实现共同富裕和社会公平,保持社会稳定。

  信托能解决市场失灵问题,弥补政府职能的不足,促进社会和谐、提高社会公平水平。

  只要存在市场经济体制、用市场手段管控经济,就会有市场失灵问题。市场失灵的表现之一是慈善事业和公益事业投入不足。中国的公益事业如果能引入信托制度,可以改善治理结构,保证公益资金注入,有效避免和上海红十字会天价招待费事件,提高公益事业的公信力,增强公益事业筹资能力;中国的公益事业如果能引入信托制度,更能提高公益基金的理财能力、提高公益基金的收益水平、提高公益基金自身造血功能,有效促进社会公益事业的发展,促进社会公平。

  信托还能有效解决社会热点问题,化解社会矛盾,建立和谐社会,实现公平正义。信托进入拆迁领域,通过发行拆迁信托基金的方式,使房屋拆迁人能够分享土地未来增值收益,从而有效解决拆迁难的问题;信托进入土地一级开发领域,通过发行全民受益权信托基金的方式,使全国各族人民都能分享房地产市场发展的收益,提高老少边穷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维护民族团结、促进国家统一;信托通过集合信托形式,能有效避免农村资金反向流入城市、解决农业资本回报率低、农村技改资金投入不足、农民发展资金余额不足的问题,促进我国“三农”问题的根本解决。

  信托能一手托效率

  信托能提高国有资产运营效率,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

  目前我国的资产管理实行行政化管理,由政府管理国有资产。政府机构是非市场化的行政机构,其动机和能力均无法胜任资本代理人角色,导致国有资产运营效率低下。而通过信托关系中的两次代理,国有资产先委托代理给信托公司,信托公司再进行第二次经营性代理,这样既可以保持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又能避免政府机关干预经济活动的弊端。

  信托公司可委派专业人员进入国有企业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层,建立国有资产双重负责制,即信托公司对信托财产负责和信托公司委派人员监督、引导国有企业管理者对国有资产负责,从而明确国有资产的最终负责人,实践马克思“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的思想,有效解决国有资产最终负责人缺位问题,提高国有资产运营效率,确保公有制的主体地位,促进社会主义生产力的发展。

  信托能改善企业的法人治理结构,提高企业决策的民主化和专业化水平。

  信托公司代表了若干受益人的利益,企业在决策过程中必须考虑并体现这些人的利益需求。信托关系的法律结构严谨,各种利益关系均受到法律文件的调整和制约,信托制度可以对权利滥用进行约束,对权利独大进行治理,对风险集中进行分散,对盲目决策进行制约,从而显著改善企业的法人治理结构。信托通过人员委派,改组企业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层,能提高企业经营决策的民主化水平;信托的专业技术能力又能提高企业经营决策的专业水平,这种专业化决策能力在企业实施多元化发展战略时尤显重要。

  信托能提高民营企业的法人治理水平和财产传承问题,发展社会生产力。信托通过财产所有权和受益权隔离功能,能有效解决“富二代”创业发展激励不足的问题,增强富二代的竞争意识;信托通过财富传承教育,能有效提高富二代的企业治理水平,增强富二代的竞争能力。信托通过提高民营企业的法人治理水平,可使民营企业避开“富不过三代”财富陷阱,减轻现在愈演愈烈的民营企业资本外流现象,稳定并提高社会的整体生产能力和财富水平,发展社会主义生产力。

  信托是公平与效率的平衡器,它能把公平与效率联结起来,不使两者处于分裂对立局面;信托又可以调节公平与效率的关系,是公平与效率的平衡器。政府可通过财政补贴、税收政策、技术指导、行业准入等方式引导并控制信托业的发展,在效率缺乏的地方发挥信托的经济促进作用、提升效率;在公平不足的地方,通过公益信托弥补市场失灵和政府职能的不足,促进公平。

  我们要从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高度,纠正以往对信托业的种种错误认识,明确信托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发挥信托平衡公平与效率的战略作用,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最终实现建立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目标。

  (作者: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蒲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