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专线:400-10-95558
媒体报道
信托公司未来政信项目展业思考

  2016年1月11日,财政部发布《对地方政府债务实行限额管理的实施意见》,对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实行限额管理,推动有经营收益和现金流的融资平台公司市场化转型改制。笔者从中信信托从业实践出发,对未来信托公司开展政信项目进行几点思考。 

  信政项目核心: 

  地方经济发展+信托资金需求 

  2016年31个省级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3个省份相较2015年下调了GDP增速目标,而多省份对GDP预期增速下调的现象在此前已经出现。不唯GDP,不等于不要GDP,经济发展的步伐不能停,经济转型升级、政府职能转变等都离不开GDP指标。在当前的统计水平下,GDP仍然是最能综合反映经济建设成就的指标,也同样是考核地方官员工作成绩的指标。拉动地方经济、提升GDP,地方政府往往有着切实的动力。 

  经济发展必然带来资金需求。分税制的财政管理体制给地方政府带来了资金压力,所收取税款按规定必须上缴部分给中央,此外还有诸如支付工资、民生工程等刚性支出,剩余可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非常有限。除了税收之外,政府的基金预算收入有一定灵活空间,其中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是基金预算收入的最主要部分,而随着土地出让规模的下降,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也呈减少态势。“缺钱”成为桎梏地方政府拉动经济发展的一大难题。信政项目的出现正是解决了这样的矛盾。 

  信托公司具有几个优势,其一,信托资金审批流程规范简洁。银行的资金审批通常要经历从支行到分行、从分行到总行的相对漫长的流程,时效性难以保证。与之相比,信托资金审批效率高,短期内的资金可以到位,解决燃眉之急。其二,应收账款流动化等创新模式。信托的优势在于创新业务的多元与丰富,比如应收账款流动化作为信托的一种创新模式,实际上是依托于财产权信托之上,通过受益权结构化设计,对投资者转让优先级受益权,募集资金,从而给政府提供资金。应收账款流动化能为地方政府盘活低效资产。政府融资平台虽然资产规模大,但其中有很多低效资产,比如土地、道路、管网等短时期内难以产生充足现金流的资产,在没有金融机构介入时,对政府的应收账款常常变为形式上的“坏账”。信托公司瞄准这块“蛋糕”,将应收账款设立信托,再进行结构化分层,将优先级向合格投资者转让。达到了盘活平台公司资产,为政府解决了资金难题,实现政府、平台公司、金融机构“三方共赢”的局面。 

  2014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即国务院43号文),明确提出要“坚决制止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这是国务院首次发文全面规范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另一方面也增强了政信合作类信托的安全性。 

  政信合作的大趋势: 

  拉长期限+降低融资成本 

  信托产品在时间上有局限性且成本相对较高,为实现期限的拉长、成本的降低,信托公司需要采取多种方法,从资产端出发可以多渠道发力——借助银行或其他单位的协同合作。以中信信托为例,依托集团优势具备多家兄弟单位协同合作的可能性。当地方政府急于使用资金,而发债平均需要3至6个月的时间,难解燃眉之急。那么可以先由信托提供资金;后期再由券商为地方政府发债,发债期限通常在7年到10年,综合起来从时间上拉长,为地方政府提供一揽子的解决方案降低了综合的资金成本。 

  目前各大银行都非常重视政府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成立了各类城市发展基金,其资金主要来自于银行理财。信托公司如果加入银行城市发展基金,在事务管理方面具备独有的优势:一是对流程的熟知,二是对产业的熟悉。目前银行城市发展基金投放的力度大,期限长(10年到15年),成本低。信托公司要想拥有主动权,需要解决长期性资金的来源问题。除了与其他机构协同合作以外,信托公司可以发展诸如PPP这样的创新业务来实现拉长期限、降低融资成本。 

  此外,待发展的市场充满机遇。与先发展起来的地区不同,西南部省份近年来要完成的基础设施建设、民生工程等项目在发达地区早些年已经完成,而这部分的建设必然会给政府带来巨大的融资需求。国家这几年对西南部省份的发展有比较多的政策支持,这些地区经济增长前景比较乐观。例如,在31个省级行政区中,2015年的GDP增速贵州名列第三,为13.34%,贵州省所有地级市GDP增速均超过12%。除了GDP之外,贵州在人均收入、银行存款、投资规模等各方面都在迅速增长。参考江苏近年来的发展,在铁路、路网、基础设施都建好后,有一个经济的上升期,而未来西南部省份是否会有这样的经济上升期,是信托公司需要持续关注的。  (本文作者为中信信托投资银行三部总经理傅德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