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专线:400-10-95558
媒体报道

中信“信托”经:做“利润创造+价值创造”的缔造者

  美国信托专家斯考特有句名言:“信托的应用范围可与人类的想象力相媲美。” 

  当支撑信托业快速发展的传统业务增长乏力之时,创新显得尤为重要。然而,能将信托优势发挥到极致,除了与信托机构自身的主观能动性有关,当然也少不了信托公司背后的力量。 

  “我们历任董事长都要求,要做就做纯正的信托,做信托该做的事,并不断挖掘新的业务价值。”在距公司不远的一处饭店大厅,中信信托副总经理王道远在会议间隙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2013年,中信信托成立国内第一只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信托计划;2014年,推出国内第一只保险金信托,发行全国首单互联网消费信托以及全国第一只养老信托;2015年,推出首个生存金信托;2016年,发行首单跨境员工持股信托……多个创新、多个行业第一,让众多信托兄弟们望尘莫及。 

  在创新迭出之后,哪些创新业务是可持续的?中信信托下一步怎么走?大家都想知道答案。 

  创新业务利润贡献如何? 

  在互联网金融等新兴服务主体的冲击下,信托公司积极探索土地流转、家族信托、消费信托与资产证券化等创新业务,这些方面,中信信托都有尝试。 

  “目前有些业务收成还不在给股东汇报的PPT里,因为数太小,可忽略不计。”关于创新业务的利润贡献,王道远直言。 

  事实上,对于创新业务,信托业界都知道需要时间、人力和资金等成本投入。因此,是追求眼前利益挣“快钱”,还是着眼长远进行战略布局,是每一个信托从业者都面临的问题。 

  “但我们一定要去做,作为长期的项目去投入、积累。”王道远告诉记者,一方面,创新驱动是各行各业的重要战略;另一方面,服务信托需要时间较长,规模较大,必须等到一个时点,各方面时机都成熟了才会迎来爆发点。比如公益信托、慈善信托,有可能迎来新的发展契机。 

  还有哪些业务呈现好的发展苗头?“消费信托。”王道远说,“当前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日益增强,要使消费需求得到合理满足也是当前供给侧改革的方向之一,因此开展消费金融服务必将成为各类机构的热门。” 

  在王道远看来,创新发展是个常态,突破也是从量变到质变。正如信托专家殷醒民所说,信托公司要清醒地认识到现实的创新空间不仅要花大力气开发,还要突破许多制度性约束和障碍,决非一年之功。 

  未来有信心但必须有变化 

  我们看到,所谓近年来信托业发展速度迅猛、规模大幅提升,其实是因为以往信托公司业务结构较为单一,增长主要来源于“平、房、政、通”业务,即,平台贷款、房地产、证券投资、通道业务,其在行业增长中占比达80%以上。 

  随着宏观经济变化,以传统四类业务带来收入增长变得越发艰难,“加速式微”是业界对行业整体的表述,这也反映出中国经济发展的大规律。 

  对于未来增长的预期,王道远说:“‘十三五’仍保持比较高的增长预期,速度不如以前高,但信心是有的,这也是我们给自己提出的要求。”  

  2015年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为16.30万亿元,较2014年末13.98万亿元同比增长16.60%,较2014年28.14%的增速有所下降。增速放缓,寻求更有质量的增长,是信托机构在新常态下的共同选择。 

  那么,传统业务增长乏力、创新业务尚需培育,下一步怎么走?王道远告诉记者:“不变化肯定是不行的,只做以前的还不足以支撑持续发展,一定要审时夺势、研究形势,决定未来业务方向和布局。” 

  怎么变?中信信托的计划是:一方面,传统业务转型,在结构性调整中寻求机会。在银信合作业务转型方面,随着银行资产管理计划的推出,通道类业务实际需求已大幅降低,未来可以探索合作推出组合金融服务,满足客户个性化融资需求;利用银行账户管理体系,监管集团企业的资金账户以及产品代销,共同发掘客户潜在需求等。在政信合作业务转型方面,找准政策“风向”十分重要,比如“一带一路”战略,就意味着未来会建设更多基础设施,需要大量资金支持。而在转型思路方面,则有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PPP),市政水、电、气等优质资产的ABS业务等。 

  另一方面,可以在以下方面有所关注并进行业务拓展,包括PPP,信托投行并购、VC/PE投资,医疗健康、消费信托等创新业务,大中型企业定制化服务,资产证券化,财富管理,国际业务等。 

  “固有业务、信托业务、专业子公司” 三大阵营 

  众所周知,信托业务、固有业务是信托公司的两大主要阵营。王道远说,以后将远不止这两个阵营,包括信托公司下属专业子公司在内,这“三驾马车”将会给未来信托公司可持续性经营提供主要动力,但三者之间是个相互调整的过程。 

  近年来,监管鼓励设立专业子公司集中拓展专业领域业务,意在改变信托业传统融资类业务在主动管理业务中过于集中的局面,从而促进信托行业转型升级。可以看到,资本实力雄厚,能够紧密关注实体经济结构变化以及把握政策走向的信托公司已经开始布局,积极建立多领域的专业子公司。 

  采访结束时,王道远表示,无论如何创新,都要在合理审慎的框架内进行。从现阶段来看,企业经营环境变化给金融机构带来最严峻的挑战就是资产质量。实体企业出现经营困难,金融机构也无法独善其身。未来一段时间,守住风险底线将成为信托公司面临的一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