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专线:400-10-95558
媒体报道
中信信托:信托转型发展关键在人

  迈入16万亿时代的信托业正面临着单纯依靠传统业务难以为继、兑付危机时有发生、人员离职增多等诸多困扰。作为国内第二大金融子业,信托的转型与发展对于中国的资产管理行业有着深远影响,行业“领头羊”的所思所为更是具有风向标意义。

  中国最大的信托公司之一、中信信托的副总经理王道远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目前信托行业的不良率远低于银行,信托风险受瞩目的根本原因在于产品形成机制。“资产荒”时代,中信信托已经调整风险管理策略,同时借助大公司优势获得低成本资金,从而寻找较低风险资产,防止信托产品风险与收益相偏离。

  他透露,中信信托正在积极拓展二级市场业务,如FOF、MOM、海外基金等,预计今年上半年会有产品面世。在他看来,信托公司谋求转型发展最关键的因素在于“人”,中信信托将进一步改善人才激励机制,要使公司业务同股东支持、员工贡献有机结合,坚持市场化激励机制导向,既要利益共享,也要风险同担,同时还要有利于人才长期成长。

  对风险更加谨慎

  中国证券报:信托行业的风险一直受到外界较多关注。过去大量信托资金投入房地产、矿产能源等产能过剩行业。在“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背景之下,如何看待信托的风险隐忧?

  王道远:未来一两年,随着深度产业结构调整,整个金融行业的风险会得到进一步释放,信托是金融业的一个缩影。但信托风险受瞩目的根本原因在于信托产品形成机制,信托计划是一种纯正的投资理财产品,且一对一的投行业务占比较大。得到资金的一方一旦违约,很难能够采用金融业传统方式进行缓冲或遮掩。我仍然坚定认为,在直接投融资业务中,信托行业的资产质量不差;实际上,中国信托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信托行业的不良率是0.6%。

  在矿产能源方面,这一两年全行业几乎没有再增加新的矿产能源信托,原有的信托产品自然结束,慢慢消化就行。而房地产的去库存本身就是加速周转的过程,某种程度上就意味着一种兴旺。在房地产方面,更要注重结构化的问题,关注哪些区域、城市、类型的房地产项目具有展业机会,并区别对待。目前来看,中信信托在房地产领域没有感受到太大的风险压力。

  中国证券报:信托资金主要流向房地产、地方平台等领域。在“资产荒”的背景下,信托公司面临“展业难”的问题,为此有的信托公司甚至降低风控标准;与此同时,固收类信托产品收益率在不断下行。上述这种现象是否会导致固收类信托产品收益与风险偏离?

  王道远:不可否认,信托公司确实面临着这些纠结。中信信托已经在调整相关风险管理策略,防止和一些不理性的金融机构一哄而上抢项目。打个比方说,以前中信信托出去谈业务,谈10单可以成3、4单,现在也就成1、2单,放弃的比例更高,对风险更加谨慎。

  同时,在固收领域方面,如果我们在资金端能够得到更低成本的资金,就可以在资产端更容易找到风险较低的资产。中信信托的客户忠诚度比较高,所以比较容易得到低成本资金。目前来看,在利率下行的大环境下,多数客户能够接受这个现实,虽然固收类信托产品收益率在下降,但依旧很好销售。

  发力FOF和MOM业务

  中国证券报:去年A股清理场外配资后,证券信托发展遇到很大阻力。未来,信托在证券市场领域有哪些业务机会?

  王道远:2015年证券投资超越金融机构和基础产业成为资金信托的第二大配置领域,规模占比为20.35%,是信托行业重要的业务领域。

  信托公司拓展权益投资业务,同时配置一些非标资产,就可以构建出一种有别于传统公募基金和保险产品的信托基金,这是我们的一大战略。现在,中信信托管理层对证券信托业务格外重视,计划在二级市场主动投资、主动管理型定增业务、私募股权投资、利用“股+债”业务优势参与并购业务等领域拓展业务。

  其中,FOF和MOM特别适合信托公司。信托公司有现成的阳光私募数据库,可以用定量或定性的方法,根据私募基金经理的投资风格和业绩表现,帮助投资者挑选出收益高且相对稳定的基金管理人,达到分散风险并获得较高回报的目的。去年中信信托决定发展这一业务,目前已经有产品在研制,预计不久将会面世。

  进一步改善人才激励机制

  中国证券报:近年来,中信信托转型与创新的步伐一直走在行业前列。中信信托如此重视转型与创新,其原因是什么?

  王道远:对于中信信托而言,在“十三五”期间,我们给自己定了一个比较高的增长预期。这个增速虽然没有“十二五”期间那么高,但我们对公司的发展信心充足。从另一方面来看,近年来信托业发展速度迅猛、规模大幅提升,其实是因为以往信托公司业务结构却较为单一,增长主要来源于平台贷款、房地产、证券投资、金融同业业务,但根据我们的研究,当前市场已经发生比较显著的变化,如果还是只做这些业务,就不足以支持行业保持较快的发展速度。

  中国证券报:信托公司在探索转型与创新过程中,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王道远:无论是坚持还是改变,实际上对于中信信托来说,最关键的还是人,就是我们的员工和客户。如果能够把公司与员工的关系处理好,中信信托就能成为人才的“吸铁石”,特别是对于信托这种高度依赖个人能力和信念的金融子业来讲,尤其如此。一直以来,中信信托的几任“领头人”都在发掘公司员工和客户的能动性上做努力。

  当下,我们更要改善相关人才机制。我们已经在和股东进行研究,要使公司业务同股东支持、员工贡献有机结合,坚持市场化激励机制导向,既要利益共享,也要风险同担,同时还要有利于人才长期成长。这并非如员工持股实行高激励政策那么简单,倘若只是拿到公司股份,由于利益传导较远,从某种意义上讲还是一种“大锅饭”。举例而言,如果可以在具体项目上,公司与员工个人“合伙”,即所谓“跟投”,这种效果可能会更好。我们目前也在积极调研,中西结合,探索多种路径。